武汉护士感染治愈后重返一线:“不为当英雄,但绝不做逃兵!”

最美人物 来源:央视网 A-A+

央视网消息:“我自己也感染过,你看我现在好好的,还在照顾你呢。要有信心,肯定能好起来!”她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的一名护士,坚守战“疫”一线不幸被感染。痊愈出院后第二天,她重返一线。

救治患者期间被感染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后,38岁的郭琴一直在急诊病房内照顾重症患者,帮助多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转危为安。1月12日,下了夜班回到家,郭琴感觉自己发烧了,一量体温,37.8℃。

“我有可能被感染了,头一天有点冷,没有烧高,到了第二天体温就烧高了,最高到39℃,全身胀痛,特别是关节疼痛,以前我也有过发热,但没有这么明显的症状。反复在烧,烧到39℃退掉,退了以后又烧起来,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去医院就诊了。”1月13日中午,郭琴来到自己的单位,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检查。郭琴的肺部CT显示肺部有磨玻璃样影。医院的同事们迅速给郭琴办理了入院手续,进行了隔离。

在等待核酸检测结果的时候,郭琴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“我当时对家里特别愧疚,平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科室,在家里时间比较少。我的孩子才11岁,之前陪伴少了,如果后面再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,那陪伴就会更少,我心里会特别愧疚。”

病中希望早日返岗

1月13日当天,郭琴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因为情况并不严重,在隔离区里以休息为主,也接受了一些抗病毒、抗菌药物的治疗。郭琴成了中南医院第一个被感染的医护人员,她被安排在急诊病房6号床,这也是她平时工作的阵地。

住进医院隔离病房的那天,郭琴一夜无眠,监护仪器的滴滴声和搭档匆匆的脚步声,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清晰。

“当天我同事来护理我,其实很不好意思的,他们特别忙。我不能到处走动,我需要喝水,我不想过多去麻烦他们。”郭琴所在的急救中心共有54名护士,采取“三班倒”模式,一般情况下,白班在岗护士三人,晚班在岗护士两人,每人每天工作时长8小时左右。

随着发热病人逐渐增多,急救中心也逐渐延长加班时长,每天的工作时长平均都在10小时左右。按照急救中心的值班表,1月13日那天的夜班,本来应该是郭琴和徒弟廖明星来值。廖明星是个90后小伙儿,是医院里不多的男护士之一。疫情加速了廖明星的成长,当晚,他不仅承担护理郭琴的任务,还独当一面,顶了郭琴的空缺。

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,急救中心护士郭琴为患者进行检查。(高翔 摄)

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,急救中心护士郭琴为患者进行检查。(高翔 摄)

看着同事忙碌的身影,当时郭琴只有一个想法:“如果我恢复了,身体还可以,我就希望立刻投入工作。”

“不为当英雄,但绝不做逃兵!” 

1月27日,郭琴回到医院做了检测。根据血液、核酸和CT的结果,专家给出结论,郭琴已经痊愈。从1月13日确诊,到1月27日回到医院检查,郭琴的隔离期整整14天。没有在家多休息一天,在确认痊愈的第二天(1月28日),郭琴就回到医院,投入到了工作当中。

“我父亲不想我去,我出发前他有些不高兴,不愿意跟我说话。不久后却看到他在家庭群里夸我很勇敢,呼吁家人都给我加油,我知道他心里是为我感到骄傲的。”提起此事,郭琴有些鼻酸,“我处在这个岗位,这是我的责任,不为当英雄,但绝不做逃兵!”

1月29日,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,护士郭琴在观察患者病情。(高翔 摄)

1月29日,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,护士郭琴在观察患者病情。(高翔 摄)

返岗第一天,是警察送郭琴上班的。“当时封路了,一位警察看到我,得知我是医务人员,就开车把我送到了医院。下车后,他还向我敬礼,对我说‘我们需要你们,你多多保重,加油’。”

最让郭琴感到欣慰的是,同事们两周前参与救治的一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,也在当天康复出院。

为了方便上下班,并且减少跟家人的接触,现在,郭琴就住在医院附近,和家人的联系就是靠手机视频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郭琴的家人并没有被感染。

“等疫情结束,我们就可以见面了。”她说,“所有的事情都让我坚信,我们一定会取得成功!”(文/弟辰晨)

1 1 1